您现在的位置: 汕尾中学 >> 德育频道 >> 社团动态 >> 碧潮文学社 >> 正文
读爱玲
作者:钟明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07    更新时间:2015-03-01              【字体:

  读爱玲 

                             钟明汝  

你读张爱玲。  

旧上海,十里洋场,纸醉金迷。她有绝佳的才情,在那片烟红的天空下,登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当红作家。  

你叩门而入,走进她的书房。她便点上一片沉香屑,沏上一杯茉莉花茶。香气清郁里,呷一口茶,满心期待故事的开场。  

这一场是《金锁记》。  

为爱痴狂,为情自缚。  

曹七巧是这样卑微地爱着,亲手葬送一个女人最珍贵的青春与幸福。她的爱被禁锢了,沉重的金锁桎梏里。眼睁睁看着爱的枯亡。最后只剩灵魂枯槁。  

而长安何其不幸,他的出生延续了一个女子的悔恨。曹七巧爱着痛着恨着最后麻木着的眼神又一遍遍重复演绎在长安身上时,悲剧的棱角清晰了。  

你为她恻然,你为她心伤。好似茉莉花茶的苦味从舌尖渗到了心底,徘徊不去。  

曹七巧什么也没得到,爱、金钱或是一丝丝的温暖,都随着悔恨的眼泪埋葬在年少的岁月里。唯有夕辉里懈怠抹去的一枚泪滴趴在脸上,却也渐渐消失痕迹,如她的人生,无可挽回。  

这是一场爱的教训,爱的伤害。  

下一场是《半生缘》。  

甜蜜与心伤往往一镜两面。  

爱是什么?值得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痛是什么?舍得你心肠俱断、有言难尽?  

前半生才正是笑语吟吟相看两不厌,转眼间天各一方,再不相见。命运的齿轮转动得那么快那么残忍,一曲离歌萦绕耳边,难续难断。  

爱被杀了。爱死在雷打电闪的惊魂黑夜里,爱死在世钧寻曼桢未遂离去的早晨里。爱死得彻骨,消逝得痛楚。在没有一个沈世钧等候梧桐雨中曼桢身影时的甜蜜,在没有一个陆曼桢望着镜子里头的世钧发愠时的娇嗔。风干的爱恋是最伤人的歌。  

那些爱的回忆留下的伤口,日夜发作着。流着血,不结痂。痛楚蔓延……  

故事到此完场,却叫人难以回神。这一曲如歌如泣的爱恋叫人眷恋。你察觉到手里的茶已凉,苦涩的余味还在扩散。  

那片沉香屑已燃尽,故事散场,你,离去。  

带走一缕淡淡的清苦的茶香味。  

文章录入:汕中碧潮    责任编辑:汕中碧潮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青春,这一场华丽的狂欢
    那朵花

    那花
    六月•飞雪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地址:汕尾市城区广场路1号 电话:0660-3334304 ICP编号:粤ICP备10053013号